<sub id="ll777"><listing id="ll777"></listing></sub>
    <form id="ll777"></form>

    <address id="ll777"><listing id="ll777"><meter id="ll777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ll777"></address>
    <strike id="ll777"><p id="ll777"><i id="ll777"></i></p></strike>

    <noframes id="ll777">

        <address id="ll777"><address id="ll777"><listing id="ll777"></listing></address></address>
        <noframes id="ll777"><form id="ll777"><th id="ll777"></th></form>

        <noframes id="ll777"><form id="ll777"><th id="ll777"></th></form><noframes id="ll777">

        <noframes id="ll777"><form id="ll777"><th id="ll777"></th></form>

        凌晨两点半 我又被作业绿了

        来源:电视学院    发布时间:2019-06-09    浏览量:10

        昨天,2019年高考正式落下帷幕。也就是说,有1031万考生正式告别高中,进入了“这一生最漫长的假期”。


        这让我想到2017年的这个时候,我在考场上边答综合题边憋住眼泪。题太难了,离考试结束还有20分钟,我还有整整两个大题没有做。我记得坐在我前面的男生脸色煞白地举手问老师,我的名字写错了一个字,划掉重写不要紧吧?


        但这些巨大的学业压力,在那个夏天,都结束了。所有人都告诉我:大学就轻松了,恭喜你,解脱了。


        我信了。


        但三个月后,我却一脚踏入无解的焦虑中。



        凌晨两点四十五分,我走出寝室,看到隔壁房间的灯亮着。


        小红终于剪完了自己那部分的片子,写完了选题提议,将查找的资料发到了群里,并在只有她一人发言的微信群界面,开始第3684次push组员。


        其实我们都知道这是徒劳,因为这个时间段,肯定只有她还醒着。


        生活中充满了我和小红这样的人,绩点升降0.01都抓耳挠腮那种。


        想到过大学后的生活被小组作业充满,但没想到每次小组作业都是自己焦虑的狂欢。


        我们的时间被小组作业划分为三个阶段:


        计划制定了,分工安排了,无人执行。无论我说什么,讨论群里永远鸦雀无声。与此同时,组员A给组员B的五连绝世朋友圈秒赞。


        明天就是ddl了,下午三点询问进度,组员C表示马上开始,组员D九点半才回寝室。


        十一点发现组员发来的东西根本不过关。


        前段时间,我跟小红一人泡一杯速溶,熬夜改稿,借咖啡消愁。


        焦虑带来了无数种痛苦,比如为什么周末总在写不完论文的惶恐中度过,而朋友圈却在重庆吃火锅,在青岛喝原浆,回家烫头,出国旅游。


        我们说,自己怎么就活得这么惨?讨论来讨论去,还不是因为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——所以得把现有的东西全都抓住,什么都不能舍弃。


        有些人非常幸运,早早地确定了未来的方向。他们在意的事物被划分了重量级,只需要沿着最重要的道路前进,其余的,多拿到是赚到,丢掉也毫不遗憾。


        有些人仍然迷茫,就像停留在无知的中学阶段,如果对前方一无所知,那就先考出好成绩,方便未来做选择。


        可大学毕竟不是中学?!拔胰家钡谋澈?,是深夜的自我质疑与难眠。


        那天凌晨四点,小红合上电脑问我:大学的分数到底有什么用?她死撑着拖带着小组拿到的一分两分,到底能改变什么?



        我们确实不能改变什么,我们连焦虑本身都无法改变。


        我试着在互联网上寻找对策——


        我发现,由作业引发的焦虑,在大学生群体中是一种极其普遍的情绪。



        有些人颅内云工作,念念不忘到最后一秒动手;

        有些人是拼命三郎,总在ddl前三小时开始奋勇拼搏;

        有些人稳如泰山,在ddl到来之前,根本不知道任务的存在。

        他们觉得大事应当压轴,却总在前戏中蹉跎了时光,

        紧张地刷微博,慌乱地打游戏,心事重重地追剧。


        向我描述这种状态的,是我的好友小周。


        他告诉我,其实他早就做好了计划,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,安排三天完成任务,但等自己回过神来,似乎只剩三小时了……


        为什么写一下午论文的字数还不如回复微信的字数多?



        拖延症患者总是觉得自己的时间安排绰绰有余。

        时间对于他们来说就像海绵里的水,挤挤就干了。


        但焦虑,不会只对拖延症患者下手。


        在某个崩溃的晚上,我铺开笔记本,像路边十元一本的成功学教程里写的那样,一笔一划地写下:我渴求的、我践行的、我得到的。



        我一直在赶,翻山越岭般跨越一项又一项任务。


        我甚至失去了判断结果好坏的能力,因为我无时无刻不在问自己:我到底要什么?我到底得到了什么?


        在作业面前,我仿佛成为了一台ddl机器。接收——完成,反反复复,用同样的流程完成不同的任务,体验着各式各样的焦虑。


        我没有其他选择。


        或许,这种无能为力,也是一种压力与痛苦。


        我们曾在广院学生里做过一份调查(样本容量:266),发现——几乎所有人都曾被作业困扰,大部分人却没有得到预期的回报。



        很多人表示会因作业而焦虑。



        我们到底为什么要写作业?


        我需要完成作业,因为我需要好的期末成绩。

        优秀的期末成绩保证我顺利毕业,甚至高分毕业。

        高分毕业,意味着在激烈的就业竞争市场中,我有更大概率能找到一份好工作。

        一份好工作意味着稳定的物质生活,意味着更多追求精神生活的资本。


        ……


        我发现,尽管焦虑由当下的事件引发,但几乎所有的焦虑都指向未来。


        可是,未来真的有那么可怕吗?



        对于高中生来说,学业几乎是生活的全部,烦恼都简单,焦虑也纯粹。


        而对于大学生来说,学业只是生活的一部分,可能性太多,随时会失控。


        焦虑已成为一种“时代病”,它源于欲望、冲突和存在主义?;?,它是情绪的一种,与开心、难过、愤怒等本质相同,是我们对外部世界变化的反馈。


        有时,它只是一种障眼法,忧虑、不满、伤心、紧张、恐慌都躲进焦虑的外壳,占据了我们的大脑,我们通过输出焦虑,逃避那些更深层次的痛苦。


        拖延症会让人产生罪恶感,这种自责使人自始至终不能忘记作业,ddl成为头顶永久的乌云,把一切正面情绪附上阴影;“我全都要”的成年人身心俱疲,欲望、不确定与对未知的恐惧让人无法也不敢做出取舍……



        这些感受被笼统概括为“焦虑”,正如几年前它们被概括为“迷?!?。我们是无休止的呐喊者与控诉者。


        其实,无论过去还是现在,我们控诉的只是一切我们不敢面对的真实。比如难以自律,比如目标不明,比如永远追不平的起点、因为懒惰而错过的机会,比如再怎么努力也看不到想要的结果。


        人长大的过程,就是见证更多真实的过程。


        而人成长的过程,则是学会面对真实的过程。


        我记得我高考结束那天,爸妈请我吃大餐。他们送鲜花给我拥抱着我说:


        高考结束了,你要长大了。


        那高考结束()年的你,有没有成长呢。




        秒速赛车预测|平台官网_首页